《尚方宝剑》【国语】(26集全)【VCD】[RMVB]

  • 状态:普通资源
  • 摘要:首播时间: 2005年地区: 大陆
  • 发布时间:2005/10/10 16:47:06
  • 更新时间:2005/10/10 16:47:06
  • 类别:剧集,大陆
下载地址 : 下面是用户共享的ed2k链接,请使用下载工具下载
资源介绍
中文名: 尚方宝剑资源格式: RMVB版本: 【国语】(26集全)【VCD】首播时间: 2005年导演: 朱德成演员: 李雪健
斯琴高娃
杨若兮
赵 毅
陈道明地区: 大陆语言: 普通话简介:
清朝年间,汤州国库黄金被盗,朝野震惊,龙颜大怒此案错综复杂,数任钦差大臣历时三年,想要侦破此案,均落得无功而返,身首异处。迂腐又不失机智幽默的潘安因偶然机会被钦点为御赐钦差并赐尚方宝剑,专门负责国库被盗一案,自此潘安卷入了杀机四伏的重重危机,也卷入了两个女人的感情漩涡。
在赴汤州钦差办案征途中,潘安屡遭陷害,险象环生。回家省亲又能丢了尚方宝剑,一路上幸有醋劲十足的媳妇马大脚,武艺超群的侠士刘不云和情深义重的冷香格格屡次解围。几个痴情男女历经磨难终于掌握了国库黄金的下落,不料却掉入了一个更大的陷阱,至此演绎出一段段惊心动魄而又妙趣横生的传奇故事。
实力派影星李雪健一反往昔戏风,喜剧式的形象令人耳目一新。实力派影星斯琴高娃、陈道明,影视新星杨若兮强强联袂,更使该剧精彩异呈,令人拍案叫绝。
《尚方宝剑》分集介绍
第1集
  清朝年间,汤州国库黄金被盗。消息传来,龙颜震怒,责令王爷选派钦差辑拿乱贼。哪知几任钦差大臣均无功而返,落得个身首异处。一时间,文武百官人人自危。  
一日,王爷之女冷香格格在街头与一恶少发生冲突,待恩院候补官潘安出言相救,虽遭毒打仍大义凛然,冷香芳心暗生情愫。一个偶然的机会,不懂为官之道的潘安被皇上选为钦差,专门负责国库被盗一案,并御赐了尚方宝剑,有先斩后奏的特权。潘安兴高采烈地向未过门的媳妇马大脚汇报,马大脚是个乡野村姑,拳脚十分了得,只是脾气急躁、口没遮拦,令潘安徒添烦恼。
  
第2集
  潘安应邀前往王爷府,却被师爷关进了狗笼,双方发生争执,幸得冷香格格出面解围,王爷乘机推荐小敦子做潘安的助手,名义上是供潘安差遣,实则监视他的行动。
  潘安路遇蒙面刺客,毫无还手之力,危急时刻马大脚飞身来救,将蒙面人击退。此时御赐钦差一事尚未召告天下,潘安怀疑汤州一案与朝中大臣有关。
  不日,潘安带着小敦子和马大脚,坐着破马车开始了他的钦差征程。冷香为了给潘安送行悄然离家,丫头凤儿为应付王爷的突然检查在屋里一人饰两角,忙得焦头烂额。
第3集
  冷香格格特地守侯在路边为潘安送行,马大脚见状,醋劲大发,潘安好生相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方使马大脚破涕为笑。
  临近望京县境,潘安目睹当地县令胡大头假钦差查案之名收取“协办费”,为了不暴露身份,一行人只得隐忍。不想因胡大头收受回扣,承包商偷工减料致使新造大桥坍塌,死伤多人,百姓怨声载道,潘安忍无可忍,前往县衙与之理论。胡大头和衙役们在大堂上正睡得欢,忽见潘安上堂击鼓,一怒之下令衙役把潘安扔进大牢,每日当枪靶子练枪。
   第4集
  马大脚为救潘安深夜潜入县衙,与众捕快展开厮杀,寡不敌众身中毒镖之际,幸得侠士刘不云出手相救。胡大头从小敦子口中得知潘安原来是钦差,便萌发了杀人灭口的念头。
  小敦子欲回京报信,不料中途被人拦截还险些丢了性命。眼看着潘安被押上刑场即将问斩,马大脚、刘不云举着尚方宝剑杀入重围,救下潘安,捆了胡大头押回县衙。胡大头仗着自己是皇上宠妃的表弟,拒不认罪且气焰嚣张,当夜还送信向懿贵纪求救。
   第5集
  为了迫使胡大头认罪,潘安欲擒故纵,假意收了胡大头送的黄金白银,私下里请刘不云明查暗访,搜集证据。恰巧小敦子为妓女桂花与田阿鼠起了争执,刘不云借机挑拨将此事闹大,引得田阿鼠抖出了内幕,原来田阿鼠正是胡大头收受造桥工程款回扣的人证。
  懿贵纪在皇上面前声泪俱下地为胡大头求情,捎带着告了潘安一状。皇上不胜其烦,只得差太监李秀带口信解救胡大头
   第6集
  人证物证俱在,胡大头被打入大狱。李秀带着皇上的口信匆匆赶到。潘安故意装倔,不见圣旨不放人,李秀无奈,只得派人上京讨圣旨。冷香得知潘安得罪了贵纪,处境危急,便与凤儿私自出府赶往望京县。潘安为说服李秀,带他沿途考查民情,终天打动了对黑暗官场司空见惯的李秀。
  大堂上,潘安与胡大头展开心理战,当同案犯田阿鼠招认自己是个做豆腐的小贩时,胡大头知道大势已去。潘安正要将他法办以平民愤,皇上的圣旨却到了。冷香借格格的威风,与李秀达成“圣旨末到胡大头己斩”的共识。胡大头终于人头落地,百姓拍手称快。
第7集
  懿贵妃得知胡大头被斩的消息后,到皇上面前哭诉。皇上假意拟旨将潘安革职押京问斩,暗地里却派了个脚程慢的老太监去宣旨。王爷得知皇上要查办潘安,派了武师曾三一路跟踪过去。
  客栈里,马大脚与冷香唇枪舌剑针锋相对,潘安夹在当中,哭笑不得左右为难。小敦子朝思暮想的凤儿突然对刘不云产生兴趣,三个女人一台戏,几个大男人被搅得心神不宁,苦不堪言。
  次日清晨,一行人启程奔赴汤州,却不料因一阵怪风错投了松林县。市井恶霸娄大爪与娄三关狼狈为奸、欺行霸市,寡妇黄莲与儿子豆儿常受二人欺凌。市官谢江为人正直,有心护着孤儿寡母,娄大爪兄弟对此怀恨在心。
   第8集
  是夜,娄三关强闯黄莲家,威逼利诱强行不轨,眼看羊入虎口,娄三关却突然暴毙,弱女子黄莲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恰好此时谢江前来探望,被娄大爪的人侯个正着,诬陷谢江、黄莲二人为奸夫淫妇、谋财害命,并将二人押送到县衙。
  文采楼仗着有后台撑腰,对过路客人强取豪夺,众人怒不敢言。为探个究竟,潘安与刘不云前往文采楼打探消息。谁知马大脚与文采楼的人起了争执,为了不节外生枝,潘安付了巨额房费欲匆忙赶路。
  马大脚、冷香二人听到街头传闻,对谢、黄二人颇为同情,欲插手此事,潘安一时感叹清官难为。
   第9集
  仵作验明娄三关因心悸而死,娄大爪欲诬谢江,娄大爪私设公堂,欲使谢江屈打成招,并强令县令吴寥将其治罪。吴寥慑于娄大爪的淫威,又不想昧着良心,一时间羊角疯发作……
  潘安一行兵分两路,冷香与凤儿来到集市查访,潘安与马大脚到县衙向吴寥、谢江了解情况。随着查访的深入,情况逐渐明了:原来娄大爪兄弟仗着是河北道台的侄儿,横行乡里草菅人命,家里的打手多过县衙的捕快,官府对他们也无可奈何。那文采楼正是他们收费敛财、敲诈勒索的工具。
   第10集
  娄大爪从吴寥口中得知潘安钦差大臣的身份后,想要销毁验尸的证据。月黑风高夜,仵作被害。
  刘不云夜探娄家,用银针试毒,发现咽喉存有残毒,为防止娄大爪毁尸,刘不云索性将尸体盗走。潘安细细分析之下,断定娄三关是死于心悸之症,而后才被人用毒药灌入口中以诬陷谢、黄二人。
  大堂之上,潘安公布案情,并将谢江、黄莲当堂释放,百姓纷纷拍手称快。娄大爪知道事情败露,为了替大哥报仇,决定对潘安赶尽杀绝
   第11集
  潘安因黄莲一案耽误了行程,决定暂时放过娄大爪,即日启程赶往汤州。一行人正欲辞别吴寥,忽闻有人来报:黄莲惨遭奸杀,豆儿身受重伤。潘安大惊,决意惩办真凶,为黄莲昭雪。谢江欲独自刺杀娄大爪,被刘不云制止,两人终于达成共识,联手查案。
  吴寥知晓娄三关一案的内情,却知情不报。潘安对吴寥隐瞒案情并不追究,吴寥深感羞愧,决定作卧底,将娄大爪绳之以法。
   第12集
  潘安、刘不云为铲除娄大爪这个恶霸,设计布下了重重机关,引其上钩。娄大爪一伙也气势汹汹地纠集江湖高手,欲置潘安于死地。吴寥假意为娄大爪通风报信,狡猾的娄大爪对此心存犹疑。
  县衙的鸿门宴,两派人马心知肚明,针锋相对。岂料摊牌之时,埋伏的官差竞被娄大爪的打手们制服。刘不云、马大脚急忙护着潘安离开,娄大爪的剑突然刺向潘安,紧要关头,吴寥替潘安挡了一剑,当场气绝身亡。千钧一发之际,谢江和王爷的家丁曾三从外围杀到,一时间形势扭转,马大脚与刘不云合力取了娄大爪首级,一场判乱终于平息。
   第13集
  冷香从曾三处得知“皇上将潘安撤职并押解回京问罪”的消息后,命曾三暗中保护潘安,自己赶回京城向皇上求情,路上遇到慢腾腾徒步赶路的太监赵公公,方才明白皇上的良苦用心,欣喜之下将此事告知王爷,王爷不禁陷入沉思。
  潘安行至咸阳附近,分外思念家乡父老,马大脚见状,建议潘安回家祭祖。潘安犹豫再三,终于答应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在咸阳稍作停留。
  马大脚之弟马小手在赌坊出老千被抓,脱身不得,正巧被回乡省亲的潘安一行解救。
第14集
  潘安前去拜见对其视如己出的伯父潘荣,却遭来堂弟潘志的嫉恨。
  小敦子与马小手臭味相投,早已称兄道弟起来,并将潘安的身份泄露给了马小手。马小手得意之下将此事说与潘志知道,颇有心计的潘志用激将法要马小手拿尚方宝剑来证实。马小手使出“苦肉计”引开马大脚,拿了尚方宝剑去找潘志,半途中被潘志派来的人击昏,宝剑下落不明。马大脚见宝剑不翼而飞,心痛不己。
   第15集
  潘安盘问马小手后,对潘志颇为怀疑,决定调查此事。其实潘志心胸狭窄,本来对马大脚许配给潘安己心怀不满,此番见到潘安衣锦还乡、前呼后拥的场面更是旧恨添新仇,所以想栽赃嫁祸于潘安。
  潘志故意摆了酒席,请来马小手赴宴。席间,马小手见尚方宝剑在一赌徒之手,遂与之起了争执。混乱中,马小手被人用计失手刺死了赌徒。马大脚一路寻弟而来,发现这一惨剧后,为保马家香火,决定替马小手顶罪,这正中了潘志的奸计。
  潘安以为马大脚为了寻剑不惜杀人,想起马大脚以往对自己情深义重的林林总总,不禁心酸,但身为钦差又不能殉私枉法。情与法不能兼顾,心下两难。
   第16集
  马大脚为了成全潘安的公正执法,甘心受死,令潘安大为感动,经过一番内心挣扎,潘安决意与马大脚在狱中成亲。
  京城,王爷收到扶桑人的密函,约定八月中秋在汤州会面。王爷考虑再三,欲借口心情不畅向皇上告假出游江南,并密嘱师爷张养浩他不想在场州见到活着的潘安。
  不云、小墩子等人都想为马大脚开脱罪名,但马一心为弟弟顶罪,不肯说出事实真相,大家对此无可奈何。曾三奉王爷命前去刺杀潘安,从小敦子口中得知潘安的正直为人,不觉生出几分敬佩。
   第17集
  潘安与马大脚在狱中成亲,喜庆中不免伤感。然而两人似乎真的无缘,在生离死别之时也难圆姻缘。
  冷香无意中听到王爷与师爷密谋除去潘安的对话,不禁芳容失色,决定快马加鞭日夜赶路,抢在王爷到汤州之前救下潘安。
  潘志手下王清与店小二密谋讹诈潘志,狡猾的潘志对此早有防范,暗中下毒杀了王清与店小二,以为大功告成。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潘志被尾随而来的曾三逮个正着,被押送到潘安处,马小手的罪名终于得到解脱。马小手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把马大脚替他顶罪的真相告诉了潘安,潘安有心教训一下马大脚,故意写了休书给她。
   第18集
  潘荣为救儿子向侄儿潘安求情,潘安虽觉为难仍决定秉公执法。府衙大堂,潘安开堂审理尚方宝剑失窃一案,潘志、马大脚、马小手一一受到各人应有的惩罚。
  潘安与马大脚深谈之后,始觉对方是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人,潘安撕了休书,与马大脚和好如初,眼见夕阳西下,明日又将是一段命运未卜的征程。此时,两人己抛开世间纷乱的恩怨情仇,只管沉醉在这短暂而宁静的黄昏美景之中……
  王爷乘轿离开京城,乔装改扮后快马赶赴汤州,皇上得暗探密报十分震怒。
   第19集
  潘安一行遭人伏击,幸得曾三冒死相救才逃出重围,曾三却因此被杀。徒步前去宣旨的赵公公途中路遇匆忙赶路的王爷和师爷,王爷为免行迹败露将其杀害,并夺去圣旨,这一切都被皇上派去暗中监视王爷的郑奇看在眼里。皇上得到密报,对王爷有所怀疑。
  潘安为查出主谋、扭转局势,决定暗度陈仓、遂兵分两路,一路由马大脚假扮钦差,大张旗鼓进城,而自己则和刘不云假扮富商暗中查访。潘安、刘不云进城后巧遇扶桑女子菊子,菊子对刘不云暗生情愫。
   第20集
  马大脚亲自到金库探查,空无一物的金库戒备森严,种种迹象表明这起失窃案颇为蹊跷。
  潘安为查清扶桑人来汤州的目的,让刘不云假意接近菊子,借切磋武艺之机,探听底细。菊子对刘不云很有好感,因此未加防范,而一直暗恋菊子师妹的山本一郎对不云与菊子的来往心生醋意。
  汤州知府娄明一面对钦差马大脚曲意奉承,一面与扶桑人暗中勾结。马大脚继续在府衙内装腔作势,让别人消除戒心。
第21集
 潘安暗中在金库周围查找线索,果然发现不少疑点。更令潘安愕然的是,刘不云居然在金库小屋内发现了报失的全部官银,以及大量制造火药的硝石。案情的复杂使潘安决定按兵不动,以迂回的方式查出幕后主谋。
  潘安得知菊子是扶桑公主,震惊不已。刘不云在接近扶桑人的过程中,对菊子产生好感,但他深知此行凶多吉少,必须以大局为重,不能有半点儿女情长。
  冷香赶到汤州面见潘安,却在府衙见到了“钦差大人”马大脚,冷香极力掩饰,才使马大脚在娄明面前保住身份。冷香担心此案会对父亲不利,试图说服潘安放弃查案,遭到潘安的拒绝。
   第22集
  刘不云在菊子住处与冷香不期而遇。潘安得知冷香与菊子密谈,十分不安,担心冷香此行会暴露了自己的钦差身份。为了争取主动,潘安向菊子说出真相,以取得菊子的谅解。
  大师兄山本一郎提醒菊子刘不云是潜在的威胁,希望菊子不要误了大事。菊子坦陈自己愿意为刘不云付出生命,山本不禁为师妹的忧心忡忡。
  凤儿深信刘不云与菊子来往完全是为了查案需要,于是借机向刘不云表白心迹,不料被刘不云婉拒,凤儿伤心不已。
   第23集
  菊子谅解了潘安此前的所作所为,与不云也冰释前嫌。
  王爷终于来到汤州,他让娄明假传圣旨,将潘安押解回京。马大脚坦然道出自己并非钦差潘安,自然不便接旨,娄明气急败坏,冷香及时赶来解救了马大脚。王爷发现潘安不知去向,忧心不已,一面企图用亲情打动冷香,一面派侍卫四处打探潘安的下落。
   第24集
  王爷命令小墩子给马大脚下迷药,小墩子几乎得手,但最后时刻还是向马大脚说出了实情。王爷发现潘安与菊子过往甚密,以为自己已经暴露,便借宴客的机会,在扶桑人的酒里下毒。一郎拼死保护菊子逃出,菊子赶到潘安处交出王爷私通扶桑的证据,并让潘安设法通知天皇。菊子终因中毒太深,在刘不云的怀中含恨辞世,不云悲痛万分,发誓终身不娶。
  潘安料到王爷此次会争个鱼死网破,决定将计就计,来个瞒天过海。
   第25集
  娄明前去试探潘安,反被潘安识破。娄明以为自己有王爷撑腰,并不把潘安放在眼里,不料潘安捉住了掌握全部罪证的师爷,娄明白知在劫难逃,不得已交待了王爷与扶桑人勾结谋反的种种罪状。
  冷香前往潘安处为父亲求情,潘安为了秉公执法,避而不见。冷香失望而归,王爷见事情已无挽回的可能,决定与潘安同归于尽。当他领着兵马硬闯客栈时,屋里早已人去楼空。
  潘安男扮女装秘密逃回京城,向皇上奏明真相。皇上虽已料到国库金案与王爷有关,但仍对其意图颠覆朝廷大为震惊,即派重兵将王爷捉拿回京。
   第26集
  皇上对王爷犯上作乱深表痛心,王爷则坦陈自己之所以盗窃金库,收买军火,企图造反,源于当今皇上、自己的亲弟弟为夺得王位,不惜在先皇面前用离间计挑拨自己与先皇的关系,并以此得以继承皇位。皇上虽知其无心悔改,但念及手足之情,决定将案子交宗人府,以便从轻发落。潘安为保江山社稷的长治久安,在殿外长跪不起,恳请皇上以尚方宝剑斩了王爷,以免后患,皇上不胜唏嘘。
  当尘埃落定,冷香已心灰意冷,决意今生与古佛青灯长相伴,潘安也执意回乡教书,远离仕途朝政。